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外汇

国金证券内因为主联储加息仅为引信

2019-11-10

  国金证券:内因为主 联储加息仅为引信 种别: 机构: 研究员:

  [摘要]

  基本结论随着联储加息的邻近,市场逐渐产生了对联储加息是不是会引发新兴市场动荡的担忧,在这篇文章中,我们试图分析历史上一个坏孩子(拉美债务危机)的背景与表现,来反思当下。我们发现,拉美债务危机的主要原因在于其国家工业化模式选择与宏观债务管理上出现了“大是大非”的错误,联储加息可以说是压倒骆驼的最后稻草,但市场不应当将重点放在稻草上。

  历史背景:上世纪70年代中东国家因抬高油价则获得了巨额的美元收入,产生了资产增值保值这样的需求,国际市场上美元泛滥;拉美国家正处于工业化时期,需要大量的资本投入;资本供给与需求“一拍即合”。

  我们试图从国家整体资产负债的情况来衡量拉美的历史情况:

  资产端来看,拉美国家因工业化模式失误与公共投资低效拖累,国家举债构成的资产质量较低:

  私人部门:拉美内向型“进口替代”工业化模式存在较大弊端,长期对国内工业的过度保护使得国内私人部门效率低下,产品“又贵又次”,毫无竞争力;公共部门:面对国际经济不景气,政府制定较为庞大的投资计划,公共部门投资期限长,效率较低,部份公共资金被用于军火等消费性产品;负债端来看,赤字货币化与债务货币错配并举:

  赤字货币化:为弥补建设资金的不足,在实行扩张性财政政策的同时,拉美国家长期实行扩张性货币政策,M2增速与通货膨胀均值在危机前终年保持在30%-50%的区间;债务货币错配:国内赤字货币化不能解决产品进口引发的资金缺口,拉美国家开始大量借入外债,货币错配的程度危机前已经到达危险的程度,巴西出口金额的54%都需要用来偿还外债利息;中国基本面与当年拉美有天壤之别,短时间无需过度担心:

  我国“出口导向”型工业化模式有较大优势,私人部门竞争力较强,产品至少性价比较高我国财政相对稳固,通胀处于相对合理区间,对外债务较低(约为拉美危机前的十分之一)国际市场对中国抗风险能力较为认可,我国5年国债CDS隐含的违约率大致与西班牙、意大利类似,显著优于其他金砖国家(违约概率大致为中国倍)全球经济较大概率进入一个低增长的“新常态”时期,本轮联储加息的力度与幅度都与历史不可同日而语。

小孩不爱吃饭原因
孩子营养不良的症状
腹胀痛是什么原因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