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基金

失踪宠物犬天后从青浦寻路回家被称图位置

2021-01-24

两个多月后,“阿黄”奇迹般地从70多公里外回到中远两湾城,给熟悉它的人带来了惊喜和温暖。 “阿黄”目前被收养在爱狗人士家中

显然

因一身黄毛,被中远两湾城一些居民起名“阿黄”。然而,它却是一条流浪狗,小区物业在无人领养的情况下,下令要“处理”这条狗。去年,阿黄迫于无奈离开了自己熟悉的地方,被一群好心人送往青浦的一家工厂看门。然而,76天后,阿黄竟奇迹般地自己找回来了。昨天,闻讯专程前往刚收留阿黄的胡女士家。

流浪:遗弃时阿黄仅8个月大

算起来,阿黄今年还不到 岁,站立时,身高差不多1米左右。大约是2007年5月,只有8个月大的阿黄被主人遗弃,从此开始了流浪常州市拥有“两站三中心”914家生涯。中远两湾城有不少办了养犬证的养狗人家,他们牵着自家的狗在小区里遛达,阿黄眼里流露出羡慕的目光。它饿了,就在小区找些残羹剩饭,有时还去抢好心人给流浪猫留下的猫粮吃。据中远两湾城居民回忆,阿黄曾被人至少打过5次,有一回是被人拿着铁锹追打,阿黄拼命躲闪逃窜,那人眼看追不上,就将铁锹砸了过去,可怜的阿黄一阵惨叫,一颗门牙被硬生生地砸断了半颗。

从此,阿黄只要看见人就会魂飞魄散,要么藏进树丛,要么就躲进人们难以找到的地方。过了好一段日子,阿黄才胆战心惊地露面了。它原先还和小区内的其他狗一起嬉闹,自被打掉半颗门牙之后,阿黄显得十分忧郁,再也不与同伴打闹了,只是默默无语地跟在有主人的狗身后。有些狗主人嫌阿黄脏,不允许阿黄接近自家的狗,每每此时,阿黄似乎意识到自己已是无家可归的流浪者了。它就孤独地趴在地上,常常是望着有主人家的狗欢快远去的身影,把头埋在自己的胸前。

邵渭良先生是2007年6月买了中远两湾城房子的,他家的窗户正对着小区喷水池,阿黄常到喷水池边喝水,就这样它进入了邵先生的视野。当年11月,邵渭良搬入新居,当知道阿黄是条流浪狗后,便经常一大早买来两个肉包子喂它。阿黄认定邵先生是好人,不会伤害自己,渐渐地与他熟悉起来,每天早晨6点,它就会等在邵先生进出的路上,趴着吃完肉包子后,必定会站起身朝他摇头摆尾,似乎在说:“谢谢!”

得宠:阿黄吃“百家食”长大

不光是邵先生,其他一些养狗的好心人都会在不同时段给阿黄食物吃。有位大姐,无论严寒酷暑,只要遇到下雨天后就会帮阿黄清洗身体。还有位阿婆拿来家中的牛奶给阿黄喝,阿黄喝完后对阿婆拼命摇尾巴,看到阿婆要回去了,它就会欢快地跟在阿婆身后,等到阿婆打开底楼的大门,阿黄才依依不舍地回到原先的地方。它总是趴在比较空旷的草地上,竖起双耳,警惕地注视着四周,一旦发现有危险,它撒腿就跑,它知道开阔地能提前发现对自己有威胁的目标,逃起来也容易。

天气凉了,一群好心人又为阿黄操心了。众人商量,让已收留一条流浪狗的女士来收养阿黄。可是不知何故,阿黄又跑了出来,它好似喜欢无拘无束的生活。众人没办法,只能随它去,不过还是一如既往地给阿黄送吃的、喝的。冬天,室外气温降到零摄氏度以下,几位好心人商量来,商量去,最终决定在地下车库里铺上一块旧地毯,兴许阿黄也难熬寒意,竟然每天晚上乖乖地躺在众人为它准备的“小床”上。据说阿黄睡觉时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生怕又要“吃生活”。第二天一早,它会跑到树丛里,听到熟悉的脚步声,抑或熟悉的说话声,它会欢快地跑出来,用期盼和友善的眼光看着来人,它晓得今天又有好吃好喝的了。

去年10月,物业方面通知称,要把阿黄抓走或处理掉。一些养狗的好心人希望再宽限几个月,他们一定会将阿黄送走。物业方面答应了。

避难:阿黄被送往青浦工厂看门

阿黄仿佛知道自己命中一定要有一劫。

去年12月初,阿黄突然失踪了。邵渭良每天在自家窗前看惯阿黄趴在水池边的身影,但已经两天未看见它了。其他的好心人也分头寻找,但没结果。第三天是个雨天,当邵先生习惯性地往窗外望去,惊喜地发现阿黄在雨中边跑边张望,他赶紧从冰箱里拿出阿黄最爱吃的食物,在微波炉里热了一下,下楼招呼阿黄。阿黄像遇到久违的亲人,飞奔过来,将一盒食物一扫而光。

阿黄回来了,人们奔走相告。事后才弄清楚,原来有户人家想收留阿黄,用自家的一条发情母狗将阿黄引到他家,不料,阿黄在那里两天不吃不喝,主人家生怕阿黄饿死,便将它放回来了。

此时,物业下了最后通牒。关爱阿黄的一群养狗人商议,决定把阿黄送到一位小区业主在青浦开的工厂看门,一来可以避免阿黄被打死的命运,二来阿黄也有新的归宿。

12月1 日下午,平时决不让人抱它的阿黄很温顺地让刘女士和胡女士两人抱着上了轿车。车子在高速公路上驶了71公里,来到青浦区纪王镇卫星村的一家工厂,她们把阿黄放在那里,工厂的门卫说,他们一定会善待阿黄的。可就在当天傍晚,门卫一不留神,阿黄从厂区跑了,他追都追不上。晚上只好将阿黄失踪的消息通过传到了中远两湾城。

翌日,刘女士与胡女士便赶往青浦,她们带去了阿黄在地下车库睡觉的地毯,还有阿黄酷爱喝的特仑苏牛奶,想用阿黄熟悉的味道,告诉阿黄,关心、爱护它的人来了,你快回来吧。尽管不少人四处寻找,一时间,“阿黄,阿黄”的呼喊声此起彼伏,但阿黄最终没有出现。

归来:失踪阿黄71公里外寻回小区

之后,刘女士又去青浦找了阿黄 次,最后一次她索性住在那里。有人告诉她,附近常有些外来人员打狗煮了吃,不要说阿黄是条大狗,那些人连小狗也打死当佳肴。刘女士回去一说,众人都讲阿黄这回在劫难逃。

虽然过了两个月,但人们还是时常提起阿黄曾带给他们的欢乐。有人说,可怜的阿黄受的苦要比受到的关爱要多!

今年2月27日,有人称看见阿黄回来了,大多数人都不信。于是他们从下午开始在小区内寻找,终于在当晚8点找到了阿黄。小区内一家宠物店的老板闻讯,当即决定免费为阿黄洗澡、修剪趾甲。

一位姓先的先生当即掏出500元,说设立“阿黄基金”。一时人们纷纷响应,慷慨解囊。到昨天去采访时,这笔“阿黄基金”已近5000元。100弄某号902室的胡女士家现在成了阿黄的“居住处”。按响门铃时,胡女士开门,她的身后就是阿黄。阿黄把脑袋在的裤脚上摩擦,那是友好的表示,屋里已坐着十几位一直关心、爱护阿黄的人士。他们个个笑逐颜开,在这下了半个多月雨的申城,人们大多感到压抑的时刻,是阿黄再次给他们带来了欢笑。

胡女士告诉,因为雨太大,本来是去为阿黄办养犬证的,看来只能等天放晴,一定要给阿黄一个合法的身份。

犬管工作或纳入社区建设总体规划

今年“两会”期间,市长助理、市公安局局长张学兵表示,主管部门将根据本市实际情况,在充分听取社情民意的基础上,将本市犬只都纳入办证免疫范围,最大限度预防狂犬病等犬类传染病的发生,降低犬伤人造成的社会危害。他强调,犬管工作必须发挥社区和市民的协管自律作用,走社会化管理的路子。政府相关部门将着手研究如何进一步加强犬管协作,实行综合治理,并考虑将犬类管理工作纳入本市社区建设的总体规划。

版权申明:本站文章除特别声明外均来自络,如有侵权,请联系 2 7删除

还是好人多 最可恶的就是遗弃虐待动物那些没有人性的东西

两会能有人提出保护动物立法就好了

使用万古霉素期间要注意什么
南京白癜风治疗费用
鄂尔多斯男科医院哪家好
标签
友情链接